磨磨蹭蹭看到最后一卷了,整个第二季的最终boss井犴也败在了相溪望等人手下,陵光组织成员几乎全部被逮捕归案,之前“死亡”的几位成员也再次出现在读者面前。恶人得到了报应,“死去”的好人也奇迹般生还,看起来是个大团圆的结局。

不过在我看来,这最后一卷并不算多么精彩,本以为会有一场腥风血雨的战斗,没想到最终大boss井犴却被围殴打败,相溪望这边没有一个人伤亡。一个在幕后一手策划了整个跨国犯罪组织各种行动,以及会使用六件武器,人称“六臂罗刹”的大boss,没有使出任何计谋或者反抗就被打败,这败的也太随意了吧。再加上作者刻意安排让所有曾经“死去”的陵光反抗者重新出场协助相溪望战斗,整个终极对决就显得极其儿戏,一点没有那种顶尖高手斗智斗勇的激烈氛围。

有时候,读者需要一个慷慨悲壮的氛围来凸显最终胜利的来之不易,这样读者心中会产生共鸣,而不是刻意营造一种大团圆的氛围,这样反而显得很傻。

吐槽完了,像上回一样梳理一下情节(剧透严重,不想被透露情节请不要继续阅读):

  • 市人民医院停尸间发生“诈尸”现象。与此同时,省军区医院接收了一名赤裸的黑人男子,该男子身中多种高危病毒,瘦骨嶙峋,却异常强壮,只是因饥饿而昏迷。
  • 月映柳的葬礼如期举行,除了警队的同事,还有相溪望的妹妹相见华、女友桂悦桐、老友榴莲以及一众手下也来参加。葬礼上见华提出要邀请大家去闺蜜樊星夜的生日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原雪晴突然提出要以榴莲的女朋友身份前往参加星夜的生日会。
  • 雪晴跟溪望分享关于市人民医院以及省军区医院两个事件的情报:第一,前者停尸间和后者关押奇异男子(疑似来自虎口岛,虎口岛为天雄药业总裁樊天昊私人岛屿)的重症监护室均遭到不明人士烧毁,该不明人士以一柄黑色雨伞作为武器,行事极其谨慎。第二,杀手“锥心蝎”疑似在混入和谐精神病医院之前前往过虎口岛。
  • 相溪望一行人前往虎口岛参加樊星夜的生日会,在虎口岛唯一进出通道虎口大桥入口处遭到了保安主任风青的拦路盘问,随后进入岛上后又遭到了巡逻队主任顺寿的刁难。榴莲受气不过想要向顺寿发作,却被雪晴送上一吻。
  • 一行人进入了星夜家的豪宅,与众保安主任以及管家一一见过。在演奏大厅里,溪望被星夜来了个下马威,对方居然以拐走见华为砝码要挟溪望(星夜有同性恋倾向)。随后众人在樊家豪宅里尽情参观享乐。
  • 在藏宝室椒图馆参观时,悦桐不慎触碰到某一机关,导致警报响起。即将前往饕餮馆吃晚餐时,上一个案子中遇到的美女“沫沫”居然也出现在了这里,还想要勾引溪望,借此接近星夜,事实上她成功了。
  • 吃完晚餐后,溪望带着悦桐先行离开众人去过二人世界,实则是查看周围环境。
  • 饕餮馆里的众人继续享乐,沫沫一直拖着星夜不让她离开,和见华一起跟星夜唱歌跳舞。
  • 雪晴跟榴莲也离开晚宴会场,虽说出去走走,实则探查环境。
  • 溪望跟悦桐不知不觉来到了虎口岛的另一侧区域,这里是禁止宾客进入的研究所所在地,由保安主任雨红看守。就在此时,悦桐接到了见华打来的电话,手机响起导致雨红发现了他们。同时溪望也发现雨红正是那名出现在医院里携带黑色雨伞的职业杀手!
  • 溪望和悦桐逃跑时掉入了一个洞穴之中,在那里他们发现了陵光罪恶的秘密:洞穴中有数十个陵光的人体实验试验品,全是类似于省军区医院那名黑人男子(根据后面的情节,溪望推断该男子是从洞穴中逃出的名为“德古拉”的陵光试验品)一样的异常强壮,但是因十分饥饿而瘦骨嶙峋的黑人。溪望打倒了几名出手攻击他们的黑人,遂了解到了事情的原委。
  • 与此同时,沫沫又缠住了保安主任调海(该人是个娘娘腔),导致调海无从安排人手去确认溪望和悦桐的位置。
  • 溪望跟悦桐被困于洞穴之中,突然发现一条玉米蛇出现在面前,该玉米蛇会“发出”人声,引导二人逃离了洞穴。溪望随后发现这是假扮成沫沫的“神偷凌风”在对他们施以援手(玉米蛇牙牙是他的宠物)。
  • 成功逃出的二人与众人在虎口岛上的炮台遗址会面,商议下一步的计划。“内应”这一称呼浮现了出来,而溪望此前并不知道虎口岛上还有他们的内应。众人商议后决定入侵虎口岛上其中一个机房获取陵光成员名单,它位于椒图馆地下室,而进入地下室需要四名保安主任的通行卡。
  • 第二天傍晚,榴莲的手下以及前诡案组的成员们来到了虎口大桥入口处,假装打架闹事分散保安主任风青的注意力。而虎口岛上,溪望一行人正在按原计划分头执行窃取通行卡的任务,窃取到通行卡后需要接入读卡器把数据发往破解器。
  • 雪晴和悦桐负责进入椒图馆地下室,此时她们正在等待手里的破解器接收四张通行卡的数据。
  • 四张通行卡的数据全部收到,但仍需要密码才能进入地下室,此时原诡案组成员“伟哥”通过耳机远程操控破解密码成功让悦桐进入了地下室,随后开始入侵服务器拷贝数据。而雪晴负责在外警戒。
  • 与此同时,一批批援兵正在趁乱赶往虎口岛。
  • 保安主任调海被从天而降的杀手易露妍打败,其手下也被随后赶来的九黎族人打倒。
  • 溪望和凌风此时也卸下伪装,直击樊天昊,也就是boss井犴。
  • 雨红那边被鬼羊(杀手王王重宏)和轸蚓(溪望之父相云博)控制,并且即将入侵机房获取陵光所有活动数据。
  • 樊天昊将自己的最高权限通行卡交给管家帕克,也就是陵光成员星马,吩咐他必要时刻可启动虎口岛上的自毁程序销毁研究所以及两个机房。自己则开始对付溪望和凌风两个侄子。
  • 溪望凌风以及赶来的众人联合与井犴交手,令溪望惊讶的是已经“死亡”的月映柳居然也来了,而且紧要关头发射了一枚钢珠让井犴的枪没能打中溪望,救下了溪望一条命。
  • 八人联手仍然打不过井犴,然而凌风的宠物牙牙突然冲出咬了井犴的胯下,将特制的麻醉剂注入他体内,即使是被“泥丸”强化过的躯体,也无法化解,井犴就这么败了。
  • 警方陆续赶来,占领了虎口岛,将陵光成员以及岛上保安一一拘捕。
  • 帕克想要让星夜搭乘直升机离开,但是被拒绝了,星夜表示自己就是那个内应。原来星夜是第一代翼蛇以及柳獐的女儿,其亲生父母被井犴害死。
  • 李梅其实没有死,李梅和月映柳姐妹俩,以及母亲月英终于团聚。
  • 凌风决定跟随星夜和见华去日本,毕竟凌风和星夜可是亲兄妹。
  • 那些陵光的反抗者们,虽然都被警方逮捕,但是警方并没有为难他们,他们在狱中的生活也很好,王重宏和相云博继续研究“泥丸”的请求也获得了批准。
  • 溪望父亲留给溪望一栋房子,作为对儿子这么多年来努力打败陵光的奖励。同时他也把自己赚来的钱交给溪望保管,但是那是留给见华的嫁妆和自己儿媳妇的聘礼。
  • 溪望遭到了易露妍报复性的打击,易露妍告诉桂悦桐溪望曾与自己在荒郊野外发生过关系并且自己还怀孕了(难怪易露妍一直叫溪望“负心汉”)。桂悦桐把相溪望暴打一顿,以至于把他送进医院半年无法离开病床。
  • 诡案组被厅长重新组织起来了,由于溪望无法继续工作,新的诡案组将临时由一名资深警员负责带领。

整个第二季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虽然这最后一部写的不是很令我满意,但是不管怎么说故事也都结束了,过往的人物和情节都留在了我的脑中,有时候晚上睡觉都能梦到类似的场景,我大概是没救了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