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一卷《吸血鬼王》,陵光杀手“锥心蝎”败给相溪望。这一卷是套着“阴兵借道”这一恐怖传说的外衣,本质上依旧是人杀人,跟鬼魂没有半点关系。而这也是诡案组系列作品的特色,案件幕后凶手都是真人,灵异恐怖只是衬托。

注意:不想被提前透露情节的读者,请不要往下阅读。

下一卷就是大结局了,这一卷最后,在整个第二部从头到尾(其实没有尾,最后一卷里没有她了)陪着相溪望办案的月映柳,借对方之手了结了自己的性命,而她的真实身份则是:陵光“柳獐”!

这一卷总体来说并没有什么骇人的情节,全篇都是和月映柳在案件发生的村子里走访相关人员进行调查,看起来难免会有些无味。

梳理一下情节:

  • 郊区冼乐村附近的东河涌发生了命案,被害人马小龙连人带车冲进河中,临死前曾拨打电话求救,声称遇到了鬼。
  • 相溪望在老友榴莲的茶庄里与他的弟兄们交换情报和各种道具:花泽给了他改装过的搏斗武器;榴莲给了相溪望一包定位器,还告诉他月映柳身份不详,要他多加提防。
  • 相溪望和来茶庄接他的月映柳一同前往被害人临死前拨打电话的那一方——史炽云的住处。途中月映柳向相溪望讲解了案情。
  • 在瑞龙城别墅区史炽云的住处,史炽云家的女佣告诉二人他还没有起床,他们不便进入。交谈间偶遇一名长发美女(此女不简单,下一卷中也会出场)。
  • 相溪望凭借着他的把妹技巧很快套路上了这名叫“沫沫”的美女,向她打听了一些史炽云的情况。在她离开后相溪望把定位器粘上月映柳吃完的口香糖,粘在史炽云的奔驰车上。
  • 二人向史炽云住处后边一户人家的女主人打听消息,得知与史炽云同住的一名叫“崔勇”的地痞流氓曾经试图强奸过她。
  • 史炽云的住处是一座四间联排的别墅其中一间,以上的长发美女和女主人是他的两个邻居。在他的最后一个邻居处,相溪望用一千块收买了女佣,向她打听到不少史炽云、崔勇和马小龙的情报。
  • 晚间时间,二人再次来到史炽云家门口,发现了来接史炽云的富二代王宗新(该小区地产开发商王万春的儿子)。相溪望教训了试图反抗的王宗新,王宗新告诉他们崔勇也已经遇害,所以急着来接史炽云去现场。
  • 在史炽云家中,史炽云以“阴兵索命”为借口,把一周前与这次马小龙被害地点一致的姚茵冰的死亡归咎为被鬼差索命。还向他们讲述了三百年前鬼差押送因屠城而亡的死者入地狱的传说。
  • 相溪望和月映柳带着王宗新前往崔勇遇害现场。途中相溪望故意激怒王宗新,从他那打听到史炽云的情况。
  • 在现场,相溪望认识了殡仪馆入殓师庄亮。庄亮示意相溪望夜里12点来殡仪馆,自己有话对他说。
  • 夜里12点相溪望和月映柳来到殡仪馆,庄亮告诉他们一周前的姚茵冰是被强奸并被谋杀,向他们讲述了打捞尸体的经过。
  • 庄亮为二人展示了马小龙和崔勇尸体背上“杀人填命”字样的尸斑,指出这就是姚茵冰被害的证据,因为他认出这是姚茵冰的笔迹。庄亮还告诉他们姚茵冰是自己的未婚妻,虽然最后被迫分手,但仍然希望为她挽回公道。
  • 临走时庄亮把崔勇手机里的记忆卡交给相溪望,并告诉他们崔勇死前吸食过K粉。
  • 相溪望回到家中解读记忆卡,他发现崔勇死前曾经跟史炽云吵过架,并且向王宗新索要别墅,不然就公开他的丑事。
  • 第二天月映柳来接相溪望前往瑞龙城,但没有见到史炽云和王宗新。此时“沫沫”再次出现,相溪望从她那套来一些情报。
  • 月映柳突然接到庄亮的电话,后者告诉她王宗新已经死亡,一样是连人带车冲进东河涌。
  • 二人赶到现场,村主任女儿刘明娟(也是姚茵冰案件的参与者之一)正在指挥。相溪望找到她,用在殡仪馆拍到的尸斑照片威胁她说出姚茵冰遇害的实情。
  • 刘明娟把当晚他们轮奸姚茵冰并将她抛尸东河涌随后被迫统一口径的事讲了出来,并且把责任全部推给史炽云,明显有明哲保身之嫌。
  • 庄亮把王宗新的手机交给相溪望,希望他能复原里面的数据。相溪望找到榴莲的小弟——电子设备专家“人渣”,给出两千让他复原数据。
  • 成功复原的一段录音揭示了史炽云是策划崔勇和马小龙案件的幕后主使,并且王宗新案件也极有可能是史炽云一手策划。
  • 相溪望突然接到妹妹相见华的电话,对方要求帮忙寄遮瑕膏。月映柳告诉相溪望遮瑕膏可以掩盖身上的任何伤疤。
  • 二人来到史炽云家,通过提前安置的定位器得知史炽云已经前往了殡仪馆。
  • 在殡仪馆,庄亮伪装成史炽云,却被相溪望揭穿。相溪望推理出庄亮才是所有杀人事件的幕后真凶,他利用他高超的化妆技术,假扮成姚茵冰的鬼魂,把被害人一一吓死,让他们自己冲进东河涌。
  • 庄亮自知底细已被看穿,遂将真相全部告知相溪望。原来姚茵冰与其分手是假,为帮助他弄到医治庄亮父亲的医药费不得已卖身于史炽云等人。
  • 在相溪望查证尸斑是否为庄亮伪造时,停尸间灯光瞬间熄灭。月映柳再次袭击相溪望!
  • 在与月映柳搏斗中,相溪望得知月映柳就是李梅(在上一部《神隐九黎》最后,李梅被相溪望父亲踢下山崖)的妹妹,她本人也是“陵光”成员“柳獐”!而之前一路上月映柳一直黏在相溪望身上嚼口香糖就是为了把他的组合武器给黏住。
  • 两人从殡仪馆内打到殡仪馆外,没有顺手武器的相溪望逐渐处于劣势。就在他掏出剑刃准备与手持带毒刀片扑过来的月映柳同归于尽时,月映柳却先行倒下。
  • 相溪望慌乱之中发现月映柳挥过来的刀片上包了透明胶带,而自己的剑刃却插进了对方的腹部。
  • 相溪望把月映柳抱上警车,一路飞奔到医院,然而已经晚了,月映柳已经离世。
  • 相溪望不解:月映柳明明有理由和很多次机会可以杀死自己,为什么最后还要借自己的手了结性命?
  • 在医院里,打扮成范大夫的“神偷凌风”告诉了相溪望月映柳的身世:月映柳和李梅的父亲(第一代“陵光”成员之一)死亡后,其母被“陵光”软禁,她们被迫为组织卖命,然而她本人却想要摆脱组织控制。在被组织委以杀死相溪望的任务后,她最终改变了注意,不再做被组织摆布的傀儡,同时为了保住母亲性命,她不得已选择让自己死在相溪望手里这条路。
  • 前诡案组成员原雪晴突然出现在二人背后,告诉他们厅长早已怀疑月映柳的间谍身份。
  • 本卷的最后,原雪晴被厅长委任接替月映柳协助相溪望。她指出警方已经锁定“陵光”首脑,即将展开最后的决战。

至此,《诡案组》系列作品即将迎来最后的战役,贯穿全系列的“陵光”组织就要在最后一卷中揭晓了。

这一部已经看完两卷了,总觉得相比于之前的,少了那么一丝味道,更多的情节是由各种交谈推动的,缺少了《诡案组》特有的那种恐怖灵异的氛围,读起来不免有些乏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